当前位置: 主页 > 春药品 >

株洲性保健市场探察:性保健店都有卖粉

  株洲网讯(见习记者 聂千川)华灯初上,城市的夜生活又开始忙碌起来。有这么一群人,这个时候才支开店门,点亮招牌,开始新的一天的营生。

  株洲火车站附近的一条小弄子里,一家不足5平方米的小店,门口竖着一个写着“性保健”的灯箱。夜晚,灯箱里便会透出粉色的光亮。李建经营这家小店已近4年。

  昏暗狭小的店铺内,摆满了各种名称直白、包装不堪入目的“壮阳”药,名号多为“伟哥”之类:“植物伟哥”、“美国伟哥”、“金装伟哥”……

  “现在性保健店很普遍,有的还成片开张。”近年,市区性保健店数量发展速度之快令李建咋舌。4年前,整条弄子里还只有他一家店,现在已有了8家。

  “别看我的店小,靠它养活了我一家四口。”李建说,现在性保健店主要经营三种性质的商品:“壮阳”药、计生类、“器具类”。

  “主要卖的还是‘壮阳’药和计生类,‘器具类’由于市民的观念问题,暂时还在起步阶段。”李建透露说,“壮阳”药的销售占销售整利润的60%,计生类占35%。

  记者问及网上热炒的“粉”是否有卖,他坦然一笑,“怎么没有,不过价格有些贵罢了,一般店很少卖。”

  在业内人士看来,性保健犹如一劳永逸的“金牌投资”,一间数平方米的小屋,一个小货柜即可开业。小投入,却能在短期内获得大回报。

  “这个行业的利润堪比毒品,或者更大。”李建说。或许是便于记者理解,他随即从柜台中拿出数盒“壮阳”药。

  至于占销售利润逾三成的“计生类”产品,李建坦言,如果规规矩矩地做,利润只有20%。对此,他拿出一叠账单给记者查阅:

  他解释说,所谓正品就是正规厂家生产的;A货就是高仿的,小厂家的产品套上名牌产品的外包装;B货是小作坊产品套上名牌产品外包装。

  “A货,在使用上和正品没什么差别,不是行家看不出,B货外包装太次,现在基本淘汰了,一般都是卖A货。我算有的了,那些卖B货的,都不知道有没有卫生。”李建称。

  那是在2008年,入行不到半年。由于不时有顾客追问药品疗效,李建心中没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吞服了自家店中的一种“壮阳”药。

  “吃第一粒时,没有什么感觉,吃了第二粒,还是感觉效果不大,吃到第三粒,才有点作用。不过喝上一杯凉开水,马上就失效了。”

  而对于销售这类产品,李建倒是颇有:“干我们这行,得学点心理学。”李建透露,销售“壮阳”药时,暗示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顾客买药时,店主一般会多次询问其是否患有心脏病、高血压之类的心脑血管病。店主再三强调,如果有以上疾病,无论出多少钱都不卖,怕吃出来。”“这倒不是真为顾客健康着想,只是为了给顾客一个药效强烈的暗示。”目的在于促使对方迅速成交,至于药效究竟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购药者)大多碍于脸面,服用后即使没有效果,也不会回到店里与我计较,更别说到相关部门举报了。再说他们都是买了药就走,回头客也不多。”

  记者取了几种“壮阳”药样品,交药品研究学者罗女士检验。罗女士表示,这些药品绝大多数属“三无”产品,其中有些药中虽含有和“伟哥”相同的原料成分,但却不符合,对人体危害很大。且大部分性保健品店只能销售非处方药(避孕药等),根本不能销售这些处方药,更何况是假冒的“伟哥”。

  罗女士对当下性保健市场监管乏力表示担忧。她介绍说,查处假冒伪劣性保健品涉及工商、药监、质监等部门,但各部门都只分管其中的一块,目前还没有一个直接监管的部门,管理缺乏规范,执法打击缺乏牵头单位,从而导致监管缺失。只有执法部门加强联合执法,性保健业市场才能健康发展。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过:“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甚至冒绞首的。”

  性保健业的高额利润,让销售商置消费者的生命安全于不顾,不惜铤而走险。在售假者的同时,我们必须正视市场的监管空洞,采取切实措施,把分散的力量聚合起来,让散开的五指攥成拳头,营造一个良好的市场。

  壮阳药成分多为温热燥性,久服后易发生舌干口燥、口渴多饮、眼红牙痛、鼻出血、咯呕血痰、大便干结、腹胀腹痛、肛裂、痔疮复发、低热、失眠多梦、苦恼易怒、血压攀升等一系列毒副作用。患有高血压病者,服用后甚至会产生药物中风,危及生命。


    阅读本文的用户还阅读了这些文章: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