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女春药 >

男子赌博欠下高利贷后无力 喝农药(图)

  肥东男子王增淦曾一直是村里的能人,月薪万元对他来说不在话下。如今,他的尸体躺在殡仪馆七天还未火化。家人悲痛万分:“他是被高利贷逼死的。”死者生前爱赌,输巨资后他只好借4分半利息的高利贷。记者调查发现,肥东县双龙商务大酒店等地曾存在地下赌场,一牌输赢达20万。私放高利贷,在当地已不是秘密。

  店埠镇双桥村,一个紧挨着肥东县城的村子。王增淦的二层楼房,被环绕的围墙。记者进入一扇铁门,一只大黄狗狂叫。这只狗已7天没见它的主人王增淦了。

  今天,王增淦的尸体仍躺在肥东县殡仪馆,他的家人以泪洗面。家人相信,他的死并非那么简单。“是的,他喜欢赌,但是不至于会死吧。”王增淦的妻子梁女士自从丈夫后,再也没有力气下地收割油菜了。

  梁女士的女儿今年即将大学毕业,原本在外地实习,惊悉父亲迅速赶到家中。她的双胞胎弟弟瘦高瘦高,眼睛很大,说起父亲眼睛瞬间很亮。他们一直在等待,等待父亲的死因调查结果。

  7天前的上午,王增淦的弟弟王斌(化名)接到哥哥的电话:“你有没有事情,到我家聊聊吧。”从今年春节以后,王增淦都没有开半挂车。他的不是很好,无法继续开车,很少主动打电话给弟弟。王斌有些意外,在外的他打电话告诉老母亲,让她先到哥哥家看看,他会马上到。

  在母亲的心中,王增淦是一个能儿子。按王斌的说法:哥哥一个月赚个1万元很轻松的。他上世纪90年代开拖拉机运送砖头,2002年买了“自卸王”运河沙,每天可赚几百元。2007年,他卖了“自卸王”花了近20万元买了一辆运货的半挂车。王增淦很能吃苦,他的收入在村里算是最高的了。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大女儿成绩优秀,顺利考上大学;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都学会了一门手艺。

  5月14日上午10点,王增淦的老母亲来到他家。喊了几声“增淦”无人答应,进屋看到大儿子倒在地上。此时,距离王增淦喝下500克的剧毒农药已经有半个小时。

  当天上午10点左右,合肥二院的抢救室,医生们无奈地告诉王家人,喝了这种农药没有任何有效的解救方法,只能够暂时维持生命。70个小时后,王斌哭得,他的哥哥再也无法和他聊聊了。

  “他告诉我,欠了陈某20余万,他感到压力过大,只好选择轻生。”王斌告诉记者,哥哥在市二院治疗期间,他特意用摄像机记录了哥哥最后一段生命旅程。此时,他的哥哥还是可以说线余万,是王增淦在赌场欠下的。他无力继续博回本钱,只好借了高利贷。在王增淦死前,他已经还了至少5万元。

  王斌说,死者与高利贷扯上关系,是在2012年的2月。当时,正值春节。王增淦和朋友殷某等人在一起赌博,他手气不顺,一天之内输掉20余万。输钱后,他急于扳回本金,可是亲友都不愿意借钱给他。在殷某的介绍下,王增淦向陈某借钱。“陈某是王增淦经常打牌的肥东双龙商务大酒店的老板。”王斌说。按照他们约定,利息是4分半。殷某是这笔高利贷的人。王增淦借了30万的高利贷,单利息每个月要归还陈某13500元左右。

  高利贷到手后,王增淦偶尔还会和一帮朋友赌博,输赢一牌至少还是以万元计算。暂时平静的日子相对短暂,王增淦的压力越来越大。在归还8个月的高额利息后,王增淦无力再。

  “每天一来,就要还人家400多元利息。”王斌说,陈某亲自或通过他人多次告知王增淦,抓紧还利息,否则就要扣下王家的半挂货车。

  2012年11月底,他的大儿子向陈某写下了还款计划书。按照这份计划,王家要在2012年底先还5万元,2013年要还15万元,2014年还10万元。为了能够更快地还钱,王增淦的大儿子到陈某的加气站打工。“每个月说是3500元工资,拿到手的只有500元,剩下的3000元抵债了。”

  王增淦在医院里多次告诉弟弟,他以前偶尔在肥东双龙商务大酒店赌博。即使不在这里赌博,也会在这里相聚,然后一起开赴别的地方赌博。

  记者来到这家酒店,佯装找打牌的地方。服务员介绍给记者519房间,这是一个打牌和睡觉的套间。外面一间是棋牌室,有棋牌桌,里面一间房里一列排着4张床,作为打牌后睡觉的地方。“你们在这里打牌完全放心,若是检查,我们前台会及时通知你们。”服务员介绍,这样的房间这里有好几个。

  “一晚上可以‘抽水’10万元,当然有时候没有客人就一分钱搞不到。”孙涛(化名)是和陈某合伙开赌场的人,加上殷某,他们三人曾是赌场的股东。说是股东,但他们一分钱都没有出,更多的是牵头办赌场,介绍人进来赌博。孙涛和陈某曾经亲密合作过,两人闹出经济纠纷后,不但分道扬镳,而且关系十分的僵,孙涛表示,陈某会治理他。鉴于此,孙涛十分乐意把内幕告诉记者。

  关于赌场一晚上能够抽水10万,王增淦的大儿子曾经在双龙商务大酒店的赌场目睹过,他说:“抽水的人背着皮包收钱,一沓钱有1万元,我看到过十几万的。”

  孙涛介绍,陈某有酒店,一开始赌博的地方就放在酒店的客人包厢、桑拿浴场里。为了避开的经常上门,后来他们不时地转移“战场”。“除了双龙商务大酒店外,我们经常到现在是新站区的和平村赌博,还有在陈某家中的二楼。”孙涛毫无遮拦地说着,一般一场输赢有20万到30万。后来,他和陈某关系闹僵,赌场也就歇业。

  “我进去了(坐牢),他(陈某)也跑不掉的。”孙涛说,“自己现在已经破产,所以光脚不怕穿鞋的。”他认为这个穿鞋的就是陈某。“我们主要靠的是抽水搞钱,一共搞了60来万吧。”

  “我是放给了他(王增淦)高利贷,利息是4分半,我是在帮助他。”陈某告诉记者,他已经5个月没有见到王增淦,连电话都没有打过,近日获悉他的死讯。“我和他不熟悉,不是直接和他联系的,是他的朋友殷某作为人,向我借钱的。”

  记者问他,既然不承认和死者生前有直接的接触,“王增淦的还款收据怎么会写有你的名字?”陈某回答:“啊!是吗?”他还表示,他会找人殷某讨要剩下的钱,不会直接找王家人。

  今天,王家人咨询肥东有无接手案件。早在15日,王家人已报案,新城接手调查。20日,一副所长给王斌的回复是:“我已向肥东领导申请了,案件的卷在我这里,看看21日能不能交上去。”

  《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中: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

  人民银行各分行、营业管理部要组织力量摸清当地地下钱庄和高利借贷活动的情况;对非法设立金融机构、非法吸收或者变相吸收存款以及非法集资活动,一经发现,应立即调查、核实,经初步认定后,及时提请机关依法立案侦查;对经调查认定的各类形式的地下钱庄和高利借贷活动,要,予以公告,其非法所得,并依法处以罚款;构成犯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安徽国天律师事务所张有亚主任律师表示,放高利贷是违法的,但还不构成刑事犯罪。若放高利贷的人,采取某种行为导致借贷者,司法部门要看这种行为论定刑事的轻重。被害者家属要保存好相关的。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阅读本文的用户还阅读了这些文章:
  • 男子网售“苍蝇水”牟暴利 似性药实为违禁品
  • 男子赌博遭人下药“输”掉4万元
  • 赌博成瘾也得吃药
  • 团伙给人下药引诱赌博 出千赢钱还
  • 江苏:疑因儿子赌博欠高利贷 夫妻服药(组图)
  • 男子酒后下水欲散“酒热” 被水冲走并困在瀑布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