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什么东西可以催情 >

戴帆(DAI FAN)作品赏析——每一次都史无前例每一

  刚刚这段介绍,大家似乎感受到了戴帆的非凡性。他像是一位自带气场的艺术家出场,他以一个极端另类的、非的方式展现在我们面前,给我们带来了一阵艺术与设计的快感。

  戴帆建筑作品 : 东方运营中心(East Operation Center) 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东方运营中心建筑高100米,区块占地面积44.8英亩,建设投资10.5亿美金。

  戴帆设计的建筑充满、宏伟、怪诞、神圣、科幻的感觉,其建筑语言、构思的独创性以及特殊的建筑风格使其在瞬息万变的建筑潮流中始终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

  戴帆的建筑对最尖端、最不可捉摸、最遥远、最疯狂、最不可预测、最复杂的未知进行编码,极其独特,超乎常规,保持独树一帜的设计,其所设计的建筑大胆奇异,造型丰富,构思巧妙,可以说是惊世之奇迹。作品包括美术馆、博物馆、音乐厅、学校、科技中心、学术机构、商业综合体、酒店、机场、宾馆、写字楼、体育场、桥梁、多功能交通中心等类型。

  观看戴帆建筑的人,往往第一瞬间,就被眼前深邃的场景所吸引。戴帆通过构造与空间的关系,让整个建筑呈现出一种不稳定性,那些物体似乎交替地存在于过去、现在和未来,努力地在时空中寻找着自己的,并向观众发出诘问:没有了建筑之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空间壮丽而无穷无尽地纠缠在一起,闪闪发光,又永远幻术般地交替变换,彻底搅动着城市的天际线。

  一个艺术家在昨天在展览现场用艺术史上最挑衅的语言与作品,了在场还有在互联网上观看的上百万的观众。当代艺术的前卫偶像戴帆在级美术馆中对业已形成的艺术标准形成了与。这无疑对保守人士和传统人士是一场噩梦。

  戴帆(DAI FAN),1988年出生,(网站 : 极富挑战性的建筑设计师与前卫艺术家,以纽约和为展开工作,曾荣获亚洲设计大、环球设计大等几十个项,近年来受邀担任全球设计大、亚太建筑空间设计大等一系列国际大的评委。

  今年来,当代艺术新潮迭出,一些以往根本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奇奇怪怪的问题,如人工智能机器人所引发的技术战争、刑罚、大、阉割、、死亡、之类,正日益成为人们的关注热点和收藏家的收藏热点。稀里糊涂地看了一些作品后,我又发现,关于这些问题的研究往往总要牵涉到一个名字——戴帆。一查,原来是杰夫•昆斯之后的一位大红大紫的艺术家,此人创造甚是了得:不仅作品等身,而且高深莫测——尽管近年来被炒得火爆,但真正懂他的人,据说全世界也没有几个。询问了几位艺术圈的朋友,回答也皆是语焉不详。

  戴帆的突然爆红与当代的社会情境有着很大的关联。2014年以来,中国陷入空前的经济缓慢增长,社会阶层结构固化严重;美国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奉行民族主义与种族主义。同时,欧洲经济萧条,伊斯兰世界难民危机波及欧洲;“伊斯兰国”等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制造;同时,欧洲的先锋仍然对东方神秘之地的中国年轻人有着不小的震动,这些年轻人渴望一种事件将他们的表达带动前台,戴帆正是这个关键人物。2017年6月,戴帆策划的 “先知即是海洋,你的伟大轻蔑将在狂怒中沉没”—— 用超声波召集鲨鱼在地中海完成。海面鲨鱼游弋、撕咬穿行在海水与海面掀起的阵阵波澜。、恐惧、科技、萨满,如同的宣言与般的画面,影射叙利亚与加沙废墟中180万巴勒斯坦居民所面临的困境与。

  戴帆的“进化”系列作品涉及到国家体系一些关键问题:人类记忆所具有的性、摧毁意志的诸种手段、的特殊语言,以及的本质,对人类在极端状态下的状态和困境进行了而深刻的反思。从屠宰场到 :戴帆2017年个展《现代大》探讨“生命”。这个最著名的作品进入拍卖市场,最终以220万英镑成交。

  戴帆的作品了整个艺术界和设计界、文化界的与巨大的争议,许多设计师、艺术家甚至地踢坏了他的电脑显示屏,整个艺术界和设计界都在争论:“这到底是不是艺术?”、“这是什么鬼东西?”。

  戴帆用超声波召集鲨鱼使他声名大噪,但让他获得社会广泛关注的是这件“一亿个机器人”。这件作品展示了数量巨大而又不同的智能机器人,有的是武器机器人,有的是太空飞行机器人,有的是机器巨兽,有的是从展览现场的屋顶向地面电击的分别处于、或者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由于戴帆作品的原材料很多为现代高科技,所以总是引起巨大争议。但这件作品拍卖价格之高,使戴帆成为备受全球关注的艺术明星。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 “宣言”(超未来主义,以探索人工智能、基因组学、人体技术、太空科技、神经科技、空间、生物纳米科技、机器人和生物科技一系列21世纪先端艺术语言的新的艺术流派)的及“机器人”艺术的开创者。这可以说是当代艺术史上具争议的一件作品。技术和生物问题的融合目前正在不同层面上进行。生物与技术之间的二元对立不断更迭,自然界之物与人类设计之物间不再有明确的界限。设计和工程原理和方法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越来越多的领域,例如和修改生物物质的可能性。日趋明显的是,自然界愈发地以人为设计为基础,这一发展改变了我们与自然的关系和,以及我们对真实概念的理解。这种发展导向了“神秘自然”的构建,机器人及其“类人性”的研究,人造生物有机体亦可能产生相似的“类感觉”。将阐述在艺术和科学作品中呈现出的真实与神秘自然性。

  戴帆(DAI FAN)无疑是极度迷人,乃至魅惑的。他兴趣的纷繁庞杂、艺术实践的锋芒,传奇式的爱欲,都让人为之着魔。或许,戴帆(DAI FAN)正属于思想的暗夜:无论在艺术领域抑或设计风格上,都奇异诡谲,变幻万端。他将巴洛克式的繁复形式、绮丽浪漫的艺术想象、幽冥晦暗的象征隐喻融入艺术与建筑之中,形成一种极具性的艺术范式。戴帆作为恶质造物主 ( EVIL CREATOR)将自己亲手创作的机器人,爱到恨不得它不再只是艺术品,而变成活物,一个有生命的类生命体。艺术与设计何曾有过如此强烈的吸引力?他炼金术一般的风格既新奇又能把人气疯,作为一种特殊智慧的表达,闪烁着混乱的冲动和,并夹杂着华而不实的东西,拨动了的心弦,嘲弄了那种陈腐不堪的主义破烂儿。 “真实”本身就是一种“游戏”,生活的每时每刻都暗藏着妙不可言的快感。无论是教还是,人类的核心秘密之一是关于的力量。陌生的意味着陌生的世界,通向天堂的道必须穿过的。评价一位艺术家和设计师价值观的关键依据,是无法在他的作品中找到的,它只存在于作为生活的艺术中、他的方式、他的谈话、他的气质中。

  一个好艺术的标志就是不但能够改变观众看世界的方式,而且能够将未来的另一面呈现给观众。每部已完成的作品都可看作是尚未完成的作品的前言,并且注定要保持这个样子,因为后面的作品反过来又将会是其他缺席作品的前言或模板。戴帆(DAI FAN)为不正常和非寻存的空间,尽量把被、被的声音带到社会中来,而他的这种努力却为我们认识这个世界打开了另外一扇窗口。正是从这个角度,戴帆(DAI FAN)的反叛和培养了我们对这一切“理所应当”的不自信,对一切“宏大叙事”当然的怀疑。戴帆(DAI FAN)的艺术是一面镜子,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自己在种种知识、话语下的可怜的天性,看到在文明下哀嚎的“不正常的人”的灵魂和。他的每一个作品都会得出一些新的结论,他总是要打破一些原来以为你已经打破了的东西。对、变化和生成的追求可能是一种孕育着未来的过剩力量之表现,现存的一切都激发他的性。艺术旨在指定、展示、显露自身之外的某种东西,那种东西没有表现就会保持隐匿,至少也是不可见的……艺术的角色本质上是疏远,是度量距离。人类赶不上科技发展的速度,来不及调整适应;人类之间的相互连接以及信息的迅速,既有好的一面,也有的一面;对个人或国家短期有益的事情,有可能伤及世界的整体利益。今天的世界,其实也像中世纪的欧洲一样,面临诸多棘手的难题,如世界范围的差距问题、污染问题、传染病问题、战争问题等。一方面,科技快速发展,信息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引领时代潮流;另一方面,世界仍动荡不安。快速发展的科学技术与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的全球社会、经济结构之间,存在着强烈的不平衡和内在的变革需求。当哥白尼用日心说改变人类对运行的认知,与旧的世界彻底时,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也正在彻底改变人类对机器行为的认知,重建人类与机器之间的相互协作关系;当哥伦布在大航海时代里第一次站在新的土地上,用航海大发现重构整个世界的地理与地图时,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也正在用史无前例的自动驾驶重构我们头脑中的出行地图和人类生活图景;当达芬奇、米开朗琪罗等人用划时代的艺术巨构激发全人类对美和的追求时,今天的人工智能技术也正在机器翻译、机器写作、机器绘画等人文和艺术领域进行大胆的尝试......技术不仅仅是技术。技术的未来必将与社会的未来、经济的未来、文学艺术的未来、人类全球化的未来紧密联系在一起。人是最诡异之物,因为他掌握了技术(就希腊人赋予这个词的广泛意义而言,指代生产的能力,即把一个东西从无变到有的能力,这种力量可以给人带来幸福,也同样能把人引向。戴帆的作品让观众感觉到另一个星球上的空气。毫无疑问的是对艺术具有性的影响,他改变了艺术只能由人类创造表现人类思考的观念。人工智能不仅是一次技术层面的。人工智能因为对生产效率的大幅改进,对人类劳动的部分替代、对生活方式的根本变革,而必然触及社会、经济、、文学、艺术等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人工智能的未来必将与重大的社会经济变革、教育变革、思想变革、文化变革等同步。我们无法抛开可能产生的就业问题、教育问题、社会伦理问题等单独讨论技术本身,这就像我们无法抛开人类思想的启蒙而单独谈论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绘画与音乐作品一样。人工智能向我们发出了挑战——如何看待人性,以及未来在何方。的确,有些人会担心我们是否真的有未来,因为他们预言人工智能将全面超过人的智能。虽然他们当中的某些人对这种预想充满了期待,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对此感到害怕。他们会问,如果这样,那还有什么地方能保留人类的和责任?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戴帆的作品涉及到对人类的全体 —— 具体的真实的整体——进行质疑和的决心,在他踏入受的领域那一刻令人惊异。人的生命为商业与运行的工具,人最的是作为工具的存在。人的行动缺乏,行动服从于有用的目的,总之,生命解体,最终常。当代的思想和技术、制度达到了一种畸形的发展,将人类引向对微不足道的结果有用的目的本身。只有奴性的人的目光从没用的东西,从不能带来任何用处的东西上移开。人类不受的过去,消失在歪歪斜斜的道中。我们需要自主的价值,因为拥有无用的价值是有用的。人类所服从的思想是被包含于禁忌中的强制的;思想在禁忌其范围的无性世界里形成的。思想是无性欲的:我们看到这种于自主权、与一切自主的态度是对立的——它使的世界成为一个乏味的从属的世界,这个世界了有用的和孤立的东西,这个世界的是艰苦的劳动,它要求每个人都应按照一种机械的规则行事。总体性是由距离与对立组成的。行动如果不脱离总体性,就无法抛开它的一部分去找另一部分。戴帆创作了很多关于性的作品。戴帆相信性是禁忌的的领域,的爆发瞬间性挑战了艺术的性,他认为性的爱欲的、秘密的和令人兴奋的方面是社会的发明。性不是某种高于法律的自然力量,而是由法律构成的,性是历史的构成物或者社会的发明。性属于自然和动物性,爱欲由社会、它的禁忌和它引起的越轨构成。我们被了,被夺去了疯狂,被抢走了。任何辉煌、灿烂、神秘、壮观、和崇高的东西都被和。现代人是末人,陷在铁笼里,这机械化的石化过程、被规范化、同质化和动物化,这所有的都是绝对献身、知识和真理的后果。而只有天才的闪电才能划破长久的暗夜,天才常常打扰自己的时代,因为他发出的光并没有让自己的时代感到舒适。那些天才创造的伟大作品对于同时代的人来说太过分了,也许是太陌生和刺眼了,在能够把它看清楚一些之前,人们需要揉一揉自己眼睛,以便于重新调整好自己瞳孔的焦距。不过,这个时间通常需要花费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人们不能领会真理是因为他们手持的微弱理解力的铁锤不足以敲开深邃思想和高贵的坚硬果壳。真正的艺术是一种被“的感觉”,戴帆以解放它为目标。很多人对一切高贵的事物没有丝毫的而对于任何流行的事物趋之若鹜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天才的存在意味着,他了作为灵魂的那幽暗、神秘、隐蔽和不可思议的部分的代表,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一个天才的存在,其本身就构成了对多数人的嘲笑。戴帆认为现代社会的秩序和主义或许看起来软弱、阴柔和富于同情心,但是它的比任何人类之前过的都更加狡猾。戴帆的作品赞美野性、疯狂、、、、、失忆和越界的事物,它让我们我们最野性的,从而变得放荡不羁、难以驾驭和。这种过度的浪漫正是它魅力的来源之一。

  戴帆(DAI FAN)从未停止把宏大的外在于人类世界的图景看做是毫无约束的世界规律,戴帆的建筑表明了神明的、不可思考的崇高的外星生命的隐现,并且,为了迎接新的建筑世纪的到来,把人类的经验引入到人类的思想,这种经验不会再被完全隐藏起来,因为它还无法穿透我们人类文化的厚度,只飘浮于、异质于外在于我们的内在性,任何时刻这一要求都正在被极其地范式化,从而内化世界,消除异化,超越异化的虚假时刻,使自然人性化,使人自然化,进而在重获在业已被消耗的财富。戴帆(DAI FAN)的建筑超凡,与一眼望去就能感受到巨大教力量的著名大相比,这里好像有某种指向未来进化般不可确定的性的意义,充满、宏伟、怪诞、神圣、科幻的感觉。

  庞大之物,崇高之物,不可思索之物借助于建筑存在的惊人力量——一种真实的、绝对遥远的、若隐若现的、无形的在场、一种不可避免的宿命,一种必然的规律,一种平静的、无穷的、不可测的奇特的力量。发射出的思考与类的语言螺旋构成了一个复像的空间,一个拟像的空穴,建筑由此既与人无关,也与符号无关,建筑的有效性不仅源于它的语境,也源于一种虚拟的扩张,这样的扩张在一个和它相同的层面上,在一个任意散步的阵列中展开,这无疑是当代建筑的依旧隐秘的,一个罕见的有所发现的建筑,建筑既不关注人,也不关注风格,在那里,思考建筑的方向被的法术所,而希腊人恐惧背着弓的诸神的闪耀在场。

  “建筑的恐惧”就是在那一刻,思想触及到自己的极限,自己的边界,在那一刻,思想面对建筑是否还具有可能性的一个临界点。区分了“为我们而存在的世界”和“世界本身”,而在“世界本身”中,我们势必要去面对一个我们从未经历过的世界,亦即一个完全没有我们的世界的思如何可能的问题。而这个“世界”,完全不再是和静谧,而是一种的不可控性,一种这些从未被人过的沉默的空间,就是为了探索一种“未来进化主体的建筑谱系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阅读本文的用户还阅读了这些文章:
------分隔线----------------------------
栏目列表